宋黛霆:無知的力量,脆弱的力量,真誠的力量 | MTM演講

小鹿角編輯部  | 音樂財經 |  2020-10-27 23:57 點擊:
【字體: 】   評論(

每個人都有他的時間,我的時間可能才剛剛開始。

article/7EBD7FB01E064E9A932AAB8048CA4224/20201027070587.jpg

大家好!我叫宋黛霆,宋是姓宋的宋,黛是林黛玉的黛,霆是謝霆鋒的霆,都挺好看的幾個人組合起來成了我。我今天很榮幸被邀請來進行這樣的一個演講:女性的力量。

誠惶誠恐,大家都能看出來,我是個女的,但是是否擁有女性的力量,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

我覺得我這個人一直以來比較無知,間歇性比較脆弱,但是長久性是真誠,如果說什么有力量,可能對于我來說這三個東西比較有力量。所以總結了一下,給大家講一講。

首先很榮幸今天作為騰訊音樂人給大家做分享。我先一個個地介紹我的頭銜。

2018年騰訊音樂人發起了一個旨在扶持原創音樂人的“原力計劃”,我非常榮幸在第一季剛開始的時候就被看好,拿到全國亞軍的成績,于是乎就開啟了在騰訊音樂人平臺上獨家發行我的音樂的旅程。


——01——

無知的力量,制作人?

下面一個頭銜,創作人。

基本上來說就是我專輯所有的歌都是我自己作詞作曲,有的時候做編曲跟制作,大家可能也不是很認識我,所以也沒有人找我唱他們的歌,所以基本上是“自產自銷”。

制作人是怎么一回事呢?得從去年的事講起。

我唯一一首為他人制作的歌就是為演員任素汐寫的《Unsaid》,也就是《半個喜劇》中間最高潮部分,吵架環節的那首歌,是由我創作且編曲制作的。

我覺得制作人這個事寫在這兒還挺厚臉皮的,這個頭銜是我去年給自己加上的。為什么呢?因為要拓展一下業務,畢竟音樂人生活的比較苦。

article/7EBD7FB01E064E9A932AAB8048CA4224/20201027072230.jpg

去年我接到一個電話,一個制作人朋友打電話說,《半個喜劇》的導演看上你這個歌了,覺得跟電影特別合適,我說:“那好呀!”但是其實這首歌是兩年前,幾乎什么都不懂的時候自己在臥室里憑著感覺一點點瞎做出來的。

我說行,我給你找一個好的制作人把歌弄一弄,導演說不要,就要你,我聽了這個就覺得忐忑,于是就到了一個脆弱的階段,開始自我懷疑,我怎么行呢?啥都沒搞過,寫個詞寫個曲而已,也沒有制作過。

我的搭檔跟我說:“沒事兒,你就做,有句話叫“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于是乎在他的鼓勵下,我硬著頭皮開始重新編曲,包括幫任素汐錄唱,幫她監棚,這一系列的事做下來就有了電影里的呈現。

這個事給了我一個啟示,“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我發現這事只要臉皮厚,只要覺得自己會,好像就真的可以會,于是我就給自己貼上了一個制作人的標簽,大家有活也可以來找我。

這個啟示之后,我現在也開始想要在我的下張專輯中加入自己制作的東西,自己擔任制作人。

說了這么多,大家可能還不太知道我是誰,那么我就按照從小到大的經歷,簡單介紹一下。我在江西出生,北京長大,明面上是從小好好學習的孩子,暗地里跟音樂從12歲“地下戀情”開始,一直到現在有15年的時間,我把它列為我“無知+脆弱”的起源。


——02——

無知和脆弱的緣起

article/7EBD7FB01E064E9A932AAB8048CA4224/20201027002131.jpg

12歲那年,我第一次開始住校,那天是星期天,晚上很冷,馬上秋天到了,我望著我媽離去的背影,突然腦子里產生了一個旋律,我跑回宿舍就寫下來了。雖然現在聽起來幼稚無比、難聽無比,但是那時候這首歌也算是自己第一個靈感來源。

第二個靈感是我17歲的時候,暗戀了隔壁班彈吉他的男孩,想著表示一下于是就寫了首歌。我吉他也學會了,歌也會寫了,結果人家把我拒絕了。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音樂本身的樂趣,我發現原來寫歌創作是這樣一件快樂的事情。

他拒絕我了,但音樂好像不會拒絕我。于是我在美國上學的時候,跟當地人一起組樂隊、玩音樂,一切都非常嗨。

等到我大二的時候,感覺面臨著一個坎。按理說到了大二想著可以再浪一個暑假,大三找一個正經實習就可以去入職了,可能大家都有類似這樣的經歷。我想著行吧,大二暑假就浪一浪,最后一個暑假,就可以和音樂再見了。我就背著吉他跑到巴黎和柏林街頭唱歌,于是乎就有了名場面。

這應該是最古老的的Vlog,在巴黎圣心大教堂的門口,當時是一個路人給拍下來了,這可能是迄今為止我唱歌觀眾最多的一次。

我當時在歐洲找到了一個實習的地方,實習了三周,但我騙爸媽實習三個月,剩下的時間我也不好意思編什么理由,只好用沙發客的網站,免費蹭住在人家沙發上。

那次經歷讓我認識一個人,是一名在柏林街頭的流浪音樂人Dario。我們在網站上遇到,發現同病相憐,于是就去他沙發上蹭住了三天。那三天大概是我物質上最糟糕的三天。他家在一個前蘇聯留下的老房子里,沒有熱水,廁所也很難沖,三天都沒法洗澡,家里一切都破破爛爛的。

那次之后我有點釋然了,因為以前我爸媽老騙我說:“你要是做音樂了,以后就是要飯的?!彪m然那個暑假有點要飯的性質,但是我覺得自己可能也收獲了一些其他的技能,比如找一個兼職讓自己活得稍微好一點,可能比Dario稍微好一點點,同時還可以像他天天這么快樂,我覺得很棒。

于是乎,當我回美國讀大三的時候,我就不想跟音樂說再見了,開始各種上音樂的課,想真真正正進入音樂,當時也還有一個不好的事就是跟家里決裂了。

到了24歲的時候,面臨著回國,怎么辦呢?天高皇帝遠的日子一去不復返,我就回到北京新東方當起了老師,我過上了白天上課,給學生教口語,晚上做音樂的時光,同時也開始了我第一張專輯的眾籌。

我本來打算苦哈哈搞一張專輯算了,沒想到籌著籌著就籌到了“金主爸爸”,騰訊音樂人出現了。他們在2018年開啟了原力計劃,覺得我這個小姑娘音樂還不錯,于是就把我原來苦哈哈的專輯變成了一張有“爸爸”支持的專輯,感覺一切還挺好。

一直到去年,我26歲的時候出了第一張專輯,名字叫做《青黑》,青黑是“黛”的意思,就是我的名字,所以我把我第一張專輯的名字取名為《青黑》。

article/7EBD7FB01E064E9A932AAB8048CA4224/20201027002922.jpg

總結一路,感覺痛并快樂著,路上有很艱難的時光,最終我覺得還是比較幸運的。

現在我自己又到了一個很尷尬的年齡,又一次脆弱了,為什么?因為我自己出第一張專輯的時間很短,26歲,別人都已經有一定受眾,已經火了,但是我才剛剛出第一張專輯,我的事業才剛剛起步。

我只能安慰自己,每個人都有他的時間,我的時間可能才剛剛開始,雖然有一點晚。

其次作為一個女性,別人會覺得:“你都27歲了,怎么現在還是那么不靠譜,是不是該有穩定的事業,要不然你別做了,找一個正式工作結婚嫁人生孩子得了?!?/span>

面對這樣的聲音我自己非常忐忑。我覺得作為一個女性可能在這個年齡上會被大家評判的更加苛刻一點,我想著我又過了可以當妹妹的年紀,可是我的年紀和資歷又不夠當姐姐,怎么辦呢?也沒什么辦法,只能厚著臉皮做下去,多多開展自己的業務范疇,隨著時間一點一點往下走就好了。

我在洛杉磯的時候有一個朋友,當時我們參加天臺演出,那個音樂人朋友跟我說:“他說我來到洛杉磯之前,我以為洛杉磯的街道上鋪滿了夢想,但當我來了之后才發現鋪滿的是追夢的炮灰?!蔽揖拖胫院笤趺崔k,是不是要當炮灰了呢?

article/7EBD7FB01E064E9A932AAB8048CA4224/20201027036299.jpg

但后來轉念一想,只要我熱愛學習,只要我耐高溫,只要我臉皮厚,當那個怎么也燒不盡的炮灰,只要我覺得年齡對我來說不是事,大家怎么說我就聽不到了。

今天就是我的全部演講,謝謝大家。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宋黛霆, MTM演講,
  • 相關文章
分享按鈕
南京好运麻将200微信群 信誉棋牌 湖北福彩快三哪里下载 四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乐享北京麻将能作弊吗 真钱app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开奖走势图 十一选五任五平刷盈利 福彩3d开奖结果走势图 温州麻将白板有什么用 北京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开元棋牌外挂下载 广东福彩26选五走势图 福彩3d试机号是多少 真人麻将游戏 湖北麻将有几种打法 七星彩百万位定胆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