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記憶,探討音樂的精神

小鹿角編輯部  | 音樂財經 |  2020-10-31 23:01 點擊:
【字體: 】   評論(

小鹿角編輯部挑選出了七部優秀跨界專輯,以肯定他們對音樂內容發展所作出的貢獻。

10月10日,伴隨2020中國音樂財經年會的圓滿落幕,獲得MBIA年度音樂跨界突破獎的音樂專輯也終于揭曉。小鹿角編輯部在今年發布的專輯作品中,挑選出了七部優秀跨界專輯,以肯定他們對音樂內容發展所作出的貢獻。以下為組委會對于獲獎作品的簡要評述。


01  希瓜音樂《武漢伢》

article/8B20BF61DC0D4A41A67996F6B597F7DB/20201031046576.jpg

項目評述:

希瓜音樂專注于影視劇原聲音樂和歌曲制作。曾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杉杉來了》《古劍奇譚》以及《宮》系列等著名影視劇制作歌曲。

該公司在疫情期間所制作的《武漢伢》,由來自武漢的希瓜音樂人段思思、譚旋作詞,譚旋作曲,陳夔編曲。由由包括演員、歌手、音樂人和老師在內的17位來自武漢的文藝工作者跨界聯合演唱,不同職業,不同身份的他們,各自用一部手機錄下聲音,在全國各地用共同譜成最美合唱,帶給各界人士希望。

專輯評述:

《武漢伢》是希瓜音樂為此次疫情所做的公益歌曲,是聚焦于時事的即時性表達。歌曲內容側重于描寫“武漢視角”下對于疫情期間武漢的觀察,如“熱干面糊湯,一樣的吃相。海角天涯,流淌唇齒香”,如“黃鶴樓的詩,爛熟在嘴巴”,皆體現出人們對于“非疫情”時期武漢的懷念、渴望。

的確,武漢作為中國的工業、交通重地,地處中原地帶,四通八達。而因為新冠病毒的出現,使得這座八千多平方公里的超級都市陷入一片嘩然、寂靜,如同一只鋼鐵般強大有力的巨人,突然因病沉睡。這對于武漢人民來說,很難不形成一種極大的創傷,這種創傷涉及到了人類在面臨巨大災難時的每一種應激反應,卻又同時在最終體現出勇氣、耐心、理智,以及人和人之間相互信任的美好品質。

當災難來臨,我們希望一切可以“從頭來過”,這種渴望的背后,透露的是我們對于“童真”的依戀,因為童年,無憂無慮,未來的一切都有著無限的可能。這終歸是我們對于平安、健康,一切順利的向往。也因此,《武漢伢》選用童聲進行開場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而盡管在面臨現實中巨大的災難時,音樂,或任何藝術都顯示出其在實質意義上的虛無,但正是這種“虛無”的形式承載了那些我們稱之為“無形”的精神,也正是在這種“無形”中,我們得以窺見勇氣、耐心、理智、信任等人類品質,它是幫助我們最終度過艱難時期力量的源泉,是美好之物。如《武漢伢》的結尾處唱到:“這里是我的家,我們守護她。故鄉的土,親吻過腳丫。如果有一天,她也需要我,搭把手,就過了?!?/span>

慶幸的是,我們的確度過了。


02  騰訊音樂人方言民謠合輯 《生音記憶》

article/8B20BF61DC0D4A41A67996F6B597F7DB/20201031088921.jpg

項目評述:

方言作為中國各地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民謠體系內的獨特存在,而風格迥異且充滿當地特色的方言民謠,則是時代的印記符號,傳遞著一方水土的本地風情,值得被更好地保護與傳播。

《生音記憶》是騰訊音樂人2020超級原力計劃的特別項目,其注意力在于更具社會人文意義的方言音樂上,為方言音樂人提供超級流量扶持、合輯制作獎勵、線下演出機會等支持,極具創新力與責任感。

《生音記憶》由騰訊音樂人、QQ音樂和民謠在路上所共同發起,面向全球音樂人,旨在以民謠為載體,將各地方言元素融入音樂創作,喚起城市人文記憶,激發大眾的地域認同與情感共鳴,與全球愛樂者、在地者、漂泊者共同見證優質方言歌謠的誕生。

專輯評述:

今年夏天,騰訊音樂人以“方言民謠”為主題,在全球征集方言民謠歌曲,最終經過90天的賽程,挑選出12首代表性的作品,組成合輯,取名《生音記憶》,并在9月發布。這個項目的立意,在于“紀錄當代原創人在地文化觀、價值觀,以音樂激發地緣共鳴,連接土地和人群情感的深層紐帶?!?/span>

既然是“方言”,則必定帶有“中國化色彩”。如同其中由“鼓王”趙牧陽所作《東方紅》,以陜北民歌唱就,足以說明這層精神文化含義。其歌詞:“一九六七年的十二月,冷冷的北風吹打寒夜。貧瘠的土地黃河岸旁,東方紅響咧我就來咧?!眱H僅四句話,足以喚醒人們對于時代的記憶。

中國的發展,歷經坎坷無數。無論是經濟體系的改革;加入WTO;舉辦奧運會;汶川地震后的建設,以及今年的抗疫,每一個標志性成果的背后,都有許多來自不同領域人物的無數心血,可以說是整個人類文明力求發展所作努力的縮影,這背后包含的,是“希望”二字。

也因此,趙牧陽將那句全中國人民都記憶深刻的“東方紅,太陽升”加入作品中以作副歌。而顯而易見的是,這句歌詞對于不同年代的人來說,有不同含義。于四五十年代的人而言,這句歌詞僅僅是“希望”的“微光”,也是精神上的力量,于七八十年代的人而言,它則是“希望”的生長期。而對于今天的人來說,中國逐漸強盛,意味著“東方的太陽變得炙熱,它開始真正升起?!?/span>

趙牧陽這首《東方紅》,簡潔、清晰,短短幾句歌詞便貫穿中國這片土地上半個世紀的記憶,這種貫穿,正是“方言民謠”背后所承載的精神價值和歷史痕跡。

除此之外,另有11首作品,其中每一首都以獨特地域特色對不同視角下的中國進行描述,如同王建房所作《西安城歌》,僅僅4分23秒,卻提到包括秦始皇、周文王、周武王、漢高祖、唐明皇、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多位歷史人物,以此點題“西安”城名,因這些人物,個個同西安息息相關。而也正是因為這些人物的出現,使得西安這座古城具備獨特的文化含義。

另外,因《樂隊的夏天第一季》而被稱為“黑馬”的九連真人所作《屏幕魚》也被選入其中。這首作品以當今時代高速發展下,親人和親人間的“距離”為題,以客家話唱就,描述在外打拼的兒子“阿民”和父母視頻對話時的場景,為《生音記憶》這張合輯在呈現“古”之余,也同樣呈現出“今”。

簡言之,《生音記憶》這個項目,是精準聚焦于中國文化的音樂項目,而在全世界近70億的人口中,曾有無數個民族留下極為絢麗多彩的精神遺產,中國文化則因為其漫長歷史的“整體性”、“傳承性”,使得它具備相對獨特,珍貴的價值。也因此,對于中國“方言民謠”的發掘,實則是對于精神遺產的一次整理,難能可貴。


03  快手 x QQ音樂 《12號唱片》年度專輯

article/8B20BF61DC0D4A41A67996F6B597F7DB/20201031090210.jpg

項目評述:

快手與QQ音樂聯合推出的“12號唱片”唱作人大賽,是當下短視頻平臺與音樂流媒體平臺之間合作方式更加創新的一次跨界聯動,它意味著短視頻平臺與流媒體平臺從產業鏈尾端的跨平臺宣發合作,變得更加傾向于對源頭內容的聯合打造。

就快手而言,從2019年11月聯合TME發起跨平臺合作“音樂燎原計劃”, 從看、聽、唱、演這四大音樂消費場景入手,為更多創作者提供音樂孵化基地、內容展示平臺,到不斷引入周杰倫等頭部音樂版權,我們能夠明顯的感知到,其對于音樂行業的參與仍在不斷深入與拓寬。

在此背景下,“12號唱片”唱作人大賽則不僅是快手累積更多的優質音樂作品與音樂生產者,夯實平臺內的內容競爭力,從而帶動更多的音樂消費,達到打造更繁榮音樂生態的重要動作之一,同時也具有進一步促進短視頻與音樂行業彼此發展的行業意義。

專輯評述:

“12號唱片”為QQ音樂同快手平臺聯合舉辦的“唱作人大賽”,在雙方的平臺資源中發掘出具備潛力的原創音樂人,為其提供產業化的上升渠道,這是對于當今中國原創音樂輸出端潛力的一次大面積探索和發掘。

在“12號唱片”的入選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當今許多年輕人在音樂上的抱負、品味、創作思路、技術能力、審美表達,同時也能看見他們在當今這樣一個快速發展的時代下,其注意力聚焦于何處。而在其聽眾和音樂人互動的過程中,我們又可以對未來主流音樂市場的商業化潛力做出一定的預判。

在“12號唱片”的入圍作品里,有劉馮合歡演唱的《鏡子先生》、喬旭演唱的《你可知道》、錦零演唱的《保質期》、張靜波演唱的《青春,是一座開滿鮮花的城》、章智捷演唱的《七月列車》等高居榜首。這其中的主題主要指向“愛情”和“青春”,顯而易見的是,這兩個話題也是當今年輕人,在當今時代的變換中聚焦點最為強烈的話題,體現出他們對于“愛情”的需要,以及對于“青春”的緬懷。其中以“愛情”為主題的《鏡子先生》已經獲得十多萬投票。

而在另一方面,這些入圍的作品中,有許多僅僅停留在Demo部分,未經過出版標準的制作,而這也是許多音樂愛好者在進入音樂產業時所面對的一個難題,而“12號唱片”的項目,也同樣聚焦于幫助他們解決這些問題。這對于現今音樂市場內容質量參差不齊、渠道散亂等現象可以做出一定調整。同時,在商業化的運作下,在更多力量的幫助下,這些音樂人的成長也是足以令人期待的,畢竟他們是中國音樂行業的未來。


04  摩登天空 & QQ音樂 聯合聲明計劃

article/8B20BF61DC0D4A41A67996F6B597F7DB/20201031045162.jpg

項目評述:

由摩登天空與QQ音樂聯合發起的音樂廠牌活動“聯合聲明計劃”,重在“聯合”二字。該計劃的創新之處在于,打破不同音樂風格歌手之間的次元壁,促使他們強強聯手推出不一樣的合作單曲。

合作雙方,摩登天空是國內最大的獨立唱片公司,旗下擁有大量不同風格的獨立音樂人,而QQ音樂則是國民級的數字音樂平臺,平臺用戶流量龐大。

此次雙方發起的“聯合聲明計劃”共有來自中韓兩國的4組藝人跨界聯合發表4首全新合作單曲,融合了Hip Hop與搖滾樂這兩大不同音樂風格,傳遞出了獨立而又熱血的音樂精神。此外,依托于QQ音樂,音樂人們也通過空降和直播在線上平臺與粉絲進行了良好的在線互動,宣傳新單。這其中,尤其是痛仰與黃旭合作推出的單曲《秋日妄語》,令人印象深刻。

專輯評述:

6月24日,摩登天空發布單曲《秋日妄語》,由痛仰和黃旭聯合呈現。顯而易見的是,這種“聯合”著實非常罕見,而以“搖滾樂”為標簽的痛仰樂隊,在此曲中則顯得相對“去搖滾化”。

《秋日妄語》一曲,主要風格為Hip-Hop,其開篇便由黃旭饒舌出“如果我沒記錯,差不多的冷雨夜,叫喊聲特別大,我第一次陪你跟校外的流氓打架”的歌詞,闡明這首歌的主題為“少年往事”,皆在于描寫少年時的回憶。有意思的是,這首作品的編曲為高虎,而在這首歌的饒舌部分,我們明顯可以聽到鍵盤中強烈的Neo Soul元素,這一點在痛仰的音樂中極為罕見,甚至可以說幾乎沒有,也因此,樂迷們足以窺見痛仰在“搖滾”外的部分。

另外,在當今的中國音樂市場里,Hip-Hop和搖滾樂都占有一定份量,這二者間的融合,不僅僅是一次音樂上的嘗試,也同樣是這兩種音樂各自垂直聽眾領域的一次資源共享,從這個角度來說,也許我們的確需要在不同音樂風格上尋找融合的方式,以此來打破聽眾和聽眾間的界限。

《Hosanna》的結合是令人驚喜的,一個是屬于海龜先生風格的復古搖滾,一個則是韓國說唱歌手。而最終的呈現,讓我們覺得兩組音樂人都發揮了屬于他們的優勢,李紅旗標志性的原音電吉他,以及BeWhy對節奏的掌控,整張專輯不僅完美的容納了兩種音樂風格,而不同風格的碰撞還為專輯增添了一抹新奇的色彩。

《NEW DAY》融洽的結合了馬賽克樂隊經典的復古disco音樂風格和屬于滿舒克的Hip hop風格。夏穎浪漫溫柔的演唱,以及滿舒克的堅定聲音,將《NEW DAY》的主題完美的詮釋,讓整首歌充滿陽光而充滿力量。

《不可二世》開頭神秘的阿卡貝拉聲音順利的連接了電子鼓的出場,為整首歌奠定了一層奇幻的聲音質感。而歌曲開始后,加入的輕松的聲音色彩,則讓整首歌的音樂層次更加豐富。阿卡貝拉與說唱,搖滾的結合,創造出了一首充滿質感和舒適感的音樂詩歌。


05  網易云音樂 x 新華社 微綜藝《不曾遺忘的符號》

article/8B20BF61DC0D4A41A67996F6B597F7DB/20201031054763.jpg

項目評述:

網易云音樂與新華社聯合推出的非遺音樂紀錄微綜藝節目《不曾遺忘的符號》,是“非遺曲藝+經典金曲”的一次破壁結合。在現代社會,曲藝作為一種非遺文化,要想更好地對其進行保護與傳承,既需要適當結合互聯網平臺,也要結合年輕人所喜歡的流行金曲,挖掘開發出更新穎的內容。

平臺方面,在《不曾遺忘的符號》中,音樂流媒體平臺與官方媒體合作,為節目注入不同色彩的同時,也利用雙方平臺,擴大了節目在社會和行業中的影響力。

內容方面,參與《不曾遺忘的符號》的6組音樂人中,有3組為90后,一方面,他們將更加新潮的音樂內容與非遺曲藝做創新融合,帶動年輕群體更多看到、記住、傳播非遺文化;另一方面,他們在節目中親自去請教非遺曲藝名家大師,了解、學習并普及非遺歷史,亦是起到了推動非遺文化走進大眾視野,突破傳統圈層尤其是吸引年輕群體注意力的作用,以更符合當下環境新模式,帶動傳統文化的發展。

專輯評述:

“不曾遺忘的符號”是網易云音樂及新華社共同呈現的微綜藝項目,聚焦于“國粹”和“流行”的結合,并且邀請到GAI(周延)、痛仰、Tizzy T、馬伯騫等人加入,其核心精神,是“古”和“今”的碰撞。

在節目的第一集,GAI(周延)和昆曲演員周雪峰共同合作,將《滄海一聲笑》同昆曲《牡丹亭》進行結合,在說唱之余,特地留出空間以呈現昆曲部分,共同探索“傳統”和“流行”之間的融合性。

早在《我是歌手》的舞臺上,GAI就已經以HIP-HOP的形式對當年風靡一時的《滄海一聲笑》進行“二次創作”,并且獲得極大好評,而這一次同《牡丹亭》的結合,毫無疑問是“三次創作”,這是一個極為大膽的做法。

在另外一集中,痛仰樂隊則拜訪評彈演員盛小云,以歌曲《西湖》結合評彈《白蛇傳》共同呈現以“西湖重又臨”為主題的音樂項目,使聽眾罕見地聽到吉他、貝斯、鼓同琵琶、評彈唱詞間的融合。二者都點題“西湖”,呈現出“殊途同歸”之意。

實際上,將傳統曲藝和流行音樂相互融合的做法,是許多當今音樂人所熱衷的形式。其本身說明前者和后者都具備足夠的包容性。在《不曾遺忘的符號》中,總體涵蓋了包括嘻哈、搖滾、流行在內的現代化風格,以及昆曲、評彈、秦腔、粵劇、京劇、黃梅戲在內的傳統化風格。

而這樣的合作,不僅僅是音樂形式上的拆解與重構,它的意義,更在于打破傳統和流行的壁壘,而盡管對于不同的聽眾來說,這樣的結合在“聽感”上會導向不同方向,但它的底層邏輯,預示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也是華夏民族逐漸富強的標志性文化產物。


06  張薔《My name is Rose》

article/8B20BF61DC0D4A41A67996F6B597F7DB/20201031003162.jpg

項目評述:

作為中國20世紀80年代流行樂壇的代表人物,張薔剛步入樂壇時便備受矚目。1984年,她所錄制的首張翻唱專輯《東京之夜》的最終銷量達到了250萬盒之多,引全行業側目。

隨后,張薔開始正式活躍于樂壇,成為中國當時最受歡迎的女歌手。在國際舞臺,她也于1986年登上美國《時代周刊》,《時代周刊》將她與惠特尼·休斯頓、珍妮佛·拉什、鄧麗君等六位歌手一同列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女歌手”。

近幾年,張薔也緊跟時代潮流,與新褲子合作登上備受年輕人喜愛的草莓音樂節舞臺,出演《說唱聽我的》、《明日之子樂團季》等熱門綜藝。今年,她突破自我,進行創新,發行全英新專輯《My name is Rose》,再次給予行業和樂迷驚喜。

專輯評述:

6月6日,張薔發布新專輯《My name is Rose》,其風格帶有強烈的Funk、Electronic 元素,是張薔音樂生涯中第一張全創作、全英文專輯。

這張專輯中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例如它并未過多以“托唱”的方式來將編曲部分視為“伴奏”進行處理,反而將人聲視為編曲整體的一部分,形成更為整體的音樂概念。正如專輯文案中張薔所言:“我把自己的歌聲融入進音樂之中,千萬不能讓歌聲打破音樂的美感”。

顯而易見,她的這句話最終在專輯中得到了體現,也正是她的這種思路,使得《My name is Rose》這張專輯最終產生出令人愉悅的聽感。如專輯的第一首曲目《不能停止的愛  I can’t stop 》,一經開場便給合成器留下極大的空間,并利用這種空間將合成器的音色進行輕微的調整變化,同時隨著節奏聲部的行進,聽眾逐漸進入Groove的狀態。令人稱贊的是,這種Groove而后被很好地同人聲部分融合起來,以歌詞“I Can’t Stop”引入,使用了短音而非長音,而若聽完全曲,則發現它所有的歌詞僅僅只有“i can’t stop”、”can you feel it”、”wont you know it ”、”it’s my heart”四句。這四句中的每一句都以短音唱就,而對于凸顯律動來說,這是絕妙的做法。

另外,在混音上,這張專輯也符合“將歌聲融入進音樂之中”的思路。相對于張薔其它作品來說,她的人聲通常會顯得非常明顯、“靠前”。而在《My name is Rose》中,她的人聲則顯得非常有空間感,給人一種“同音樂部分平起平坐”的聽感,似乎是在混響、EQ等部分有意做了調整。

簡言之,這張專輯無論是出于旋律還是歌詞的調整,都使得人聲部分被相對“弱化”,而這些“弱化”的部分,卻又被其它部分填補回來,如合成器、吉他、鼓的編曲,這種種一切,都使得這張專輯非常完整,甚至滿足了人的“畫圓心理”。


07  臥軌的火車《大陸》

article/8B20BF61DC0D4A41A67996F6B597F7DB/20201031082607.jpg

項目評述:

獨立搖滾樂隊臥軌的火車來自于一座南方小城,2012年成立,現在樂隊成員共有沈幟、肖強、李文、董河四人。臥軌的火車自稱“拙于口舌,卻話迷迷之音,總顯不合時宜”,而他們的音樂總是被許多人稱為有著強烈的南方潮濕感。

目前為止,臥軌的火車共發行了一張EP和兩張正式錄音室專輯。其中,2016年的專輯《余波》讓許多人認識了臥軌的火車這支樂隊,并在同年入圍了阿比鹿音樂獎年度搖滾專輯,臥軌的火車也因此獲得了年度搖滾音樂人的提名。

從首張EP《愚夢方醒》,到《余波》,再到四年后的《大陸》,臥軌的火車在不斷進行創新與突破。《大陸》向外界證明了他們的音樂在此前具有“虛弱感”和苦情色彩的基礎上,變得更具迷幻試驗色彩,給聽眾帶來了新的聆聽與觀看體驗。

專輯評述:

7月,“臥軌的火車”發行專輯《大陸》,并在“硬地原創音樂榜”名列首位。它所受到的極大認同,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中國獨立音樂的“存在感”,說明中國的聽眾及業界“權威”對于小眾樂隊的高度推崇。

《大陸》一專,呈現出一定的陰暗特質,爆發出“黑色生命力”。其中《回路》一曲,歌詞宛如古怪、魅惑的現代詩:“不要再問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只能告訴門外,黑色兔子。紅色的夢,一本陌生的雜志,監獄里的,幾頁廢紙?!蓖瑫r,這段歌詞的演唱方式近似于“氣泡音”的低鳴,使得它聽起來顯得戲謔、狡黠、驚悚。而在編曲上,整體音色都帶有一定的過載或失真感,顯得非常粗獷,在歌曲中間的休止處,還有另外一位女聲加入,而這位女聲的演唱方式,如同原始部落中“巫師”的祭祀場景。

而盡管“臥軌的火車”充滿了“粗獷”氣質,但實際上這支樂隊在音樂本身的處理上極為細膩,非?!案咧巧獭?。

專輯另一首作品《巢》可謂相當精彩,它在爵士鼓和貝斯不斷行進的框架之上,以人聲、吉他、牛鈴、沙錘、提琴、長笛、邦戈鼓等非常豐富,甚至有些復雜的配器元素相互交織,每一項樂器出現的時機都恰到好處。而要將如此豐富的音樂材料進行“織體化”,絕非易事。這足以說明這支樂隊在“律動”上的超強理解。

《大陸》一專,共有8首作品,每一首都呈現出高質量的狀態,但整體上給人的感覺較為“壓抑”,其中有些作品甚至令人感到“絕望”。如《冬泳》一曲,其鐘鈴的叮嚀,配以提琴綿延不斷的長音,穿插合成器所制造的低聲部,并舍棄節奏部分。在一切都準備就緒之后,人聲以接近念白的方式演唱:“就像你出現時候的樣子,我的愛人,冬天湖里的影子。就像你沉溺過的某種意外,我的刀,在冰尖的另一端?!?/span>

我們可以說,這些作品,具有多重含義和價值,極為立體,非常耐聽。無論是在音樂上,或是在歌詞上,我們甚至可以看到某些極為原始狀態的精神符號。而長期創作這類相對“沉重”的音樂,需要一定的洞察力、思考力,以及意志力,令人相當佩服。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MBIA, 音樂跨界突破獎,
分享按鈕
南京好运麻将200微信群 全民欢乐捕鱼2期 69捕鱼手机游戏 辽宁35选7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 网络捕鱼大亨 山西掌上麻将扣点点 50元可提现的棋牌游戏 四肖八码免费资料 江西快3投注 排列5口诀 东北打什么麻将 手机麻将赢微信红包群 百搭麻将怎么玩 精准一头中特2018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着 排列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