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薔:“友情、愛情和音樂,這三樣在我生命里是最重要的?!?/h1>
小鹿角編輯部  |  2020-11-04 11:51 點擊:
【字體: 】   評論(

怎么讓更多人聽懂中國的音樂,讓中國更多音樂走向國際的舞臺。

article/FE074D9755074F95AA25810B2B246BF8/20201105074643.jpg大家好!我是張薔。

今天的話題是女性的力量,雖然大家經常在媒體上管我叫迪斯科女皇,但“女性力量”這個詞對我來說還是挺朦朧的,不太會談論這樣一個社會性的問題。我最關注的事情就是情感,友情、愛情和音樂,這三樣在我生命里是最重要的。

如果非要說上兩句,我覺得女性的力量是可以生孩子。因為生孩子特別痛苦,有的男人都受不了。這個疼痛我是親身感受過的,所以我覺得女人是非常有力量的。

現在的社會現象是男人在外面掙錢,回家可以當大爺,女人不行,既得掙錢還得負責在家里做飯養孩子,比男人更辛苦,所以我覺得女人比男人更值得尊重。女人的責任心也特別強,離婚的時候孩子通常都是由女人來帶的,男人一般就給點生活費。其實我也不是什么女權主義者,但我覺得在社會上女人比男人付出得更多。

還有一個問題必須得說,關于女性遭受的家庭暴力。我小時候住在宿舍大院,有一個人打了他的岳母和老婆,一直在院里抬不起頭。雖然他后來去國外讀了一個博士,但我認為會以暴力對待女性的人,一般不會有什么大的出息。


1起起伏伏的音樂路

從小我就生活在一個被電影和音樂包圍的環境下,我媽媽是新影樂團的,現在叫中國電影樂團。當時我就住在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的院里,一放學很多小孩子都會在院里捉迷藏,打打鬧鬧。

我經常會去審片室看電影,像紀錄片《中國醫療隊在坦?!?,還看一些京劇《借東風》等電影。我覺得電影和音樂是不可分割的,當時的音樂對我有很大啟發。

我小時候嘗試過拉小提琴考音樂學院,但拉的東西太簡單了,我覺得自己還是更適合流行音樂,節奏性音樂對我來說是最容易駕馭的音樂形式。

1982年我無意中在短波電臺聽到邁克爾杰克遜的《Billie Jean》,當時就覺得這種強勁的音樂才是我想要的,我想表現的。

可是當時覺得太高級了,我們怎么可能唱出這樣的東西來。我可以翻唱一些港臺、歐美的音樂,就從唱卡朋特的音樂開始,參加國內第一屆流行音樂大獎賽。

我參加比賽的時候很多人都說,“你沒戲,你不可能得到名次”,但我說可以讓你們認識我。就是那一次比賽我認識了黑豹的經紀人,他把我帶到三門峽演出,之后跟劉曉慶也參加了一系列的演出。

我認為她真的是有著女性力量的人,一天能演出七場,3個小時一場,24小時連軸轉。當時很多歌手和曲藝界的人都愿意跟劉曉慶走穴,因為確實收入豐厚。

article/FE074D9755074F95AA25810B2B246BF8/20201105077402.jpg

但是我在這個團隊里覺得不適應,因為我比較懶,喜歡睡覺。我當時演出15塊錢一場,我問能花15塊錢睡一場覺嗎?他們說可以。我不屬于特別強壯的那種女性,所以真的佩服曉慶姐,特別有能量。

到了1986年,當時美國的《時代周刊》,英國的BBC,香港的《南華早報》都對我進行過一系列報道,那是我非常成功的一年。

現在也有人問我,“你覺得時代周刊的報道當時對你有什么影響”。我覺得其實沒有什么影響,也不太在意,因為國內根本沒有反響,身邊的人也顯得對你默不關心,你只有專心錄專輯。


2離開歌壇,離不開音樂

樂壇是這樣,你不努力地宣傳,不在這個圈子里混跡,可能半年就OUT了。90年代“西北風”開始刮起來,就不是我的時代了。當時我就想結婚生子,要不然就開一個餐廳,這樣生活也挺好的,只要有錢賺,不缺錢花就完了。

但我還是非常喜歡音樂,我又回北京住的時候,雖然不在圈里,但認識一些音樂人,我就找他們給我編曲,我去錄音。就算離開了歌壇,也沒有離開音樂。

等到了2000年,《同一首歌》想要做一個回顧性的節目,當時找到了我。

組委會規定演唱《相思河畔》,但不是我想唱的,我覺得既然站出來就要呈現一個最能代表我的東西。對方說你想唱什么吧,我說我唱《愛你在心口難開》,如果同意就去,不同意就算了。當時對方聽了我的小樣之后,覺得確實還是當年的樣子,于是同意了我的要求。

我在《同一首歌》上唱了這首《愛你在心口難開》,那是我的歌迷第一次見到我本人的模樣,因為我之前幾乎沒在電視上露過面。

有一個歌迷說聽到我的聲音之后跑到電視機前,看見我的樣子就哭了,可能我代表了一部分人的青春和初戀吧。

而且我以前學小提琴,比較在乎旋律的感覺,所以挑歌的時候都是選擇旋律性強的。旋律是中國人特別喜歡的表達,所以我覺得當時勝在選歌上,再有就是天賦給我的音色還有樂感。


3新的轉機

再一次的轉機被年輕人注意到,是我2013年簽約了摩登天空。我非常感謝沈總,他是非常懂音樂會經營的人,把我這個蒙塵的金子拿起來擦亮了。

當時簽約摩登天空,他問我,“你怎么能讓年輕一代接受你呢”,我說我可以唱經典的迪斯科音樂。他說這樣吧,我們公司有一個新的樂隊叫新褲子,他們也是玩迪斯科的,能不能合作一下。

我聽了一首新褲子的歌,第一首歌叫《Bye Bye Disco》,我當時就喜歡這首歌,希望跟他們合作。我們那年出版的迪斯科專輯以及之后的合作,我認為確實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

article/FE074D9755074F95AA25810B2B246BF8/20201105005182.jpg

到后來我第一次登上草莓音樂節的舞臺,我現在還會看那個現場。那時候的我稍微有一點緊張,有點莫名其妙。雖然我參加過更大型的,像《同一首歌》,但在戶外音樂節演出還是不一樣,我覺得這種音樂形式更適合我,更令我放松。

我想再說一說出了三張英語專輯這個事情。有一次在今日美術館演出,當時安迪沃霍爾的御用攝影師也在,他特別興奮,說“我一定要看一看,中國Disco Queen是什么樣?!?/span>

他剛見面的時候看著我說,真的特喜歡你,特別喜歡你這樣的look,圍著我又拍照又說話。但等到我演出,唱中文歌的時候他一點感覺都沒有,拿著酒杯東張西望。

我當時就想,怎么讓更多人聽懂中國的音樂,讓中國更多音樂走向國際的舞臺。中國的流行音樂怎么登上他們的舞臺,讓他們聽得懂,讓他們能認可呢?我就打算出一些英文歌。

但畢竟我還是一個中國人,我知道我來自于哪兒,我還是應該再出華語專輯。

我的第四張華語專輯正在制作中,請大家期待吧,謝謝。


中國音樂財經網聲明:

我們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來源和原標題;我們的原創文章和編譯文章,都是辛苦訪談和勞動所得,請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中國音樂財經網“及微信號"musicbusiness"。
朋友們,如果您希望持續獲取音樂產業相關資訊和報道,請您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樂財經”,或用微信掃描左邊二維碼,即可添加關注。

TAG: 論壇, 音樂人, 摩登天空,

分享按鈕
南京好运麻将200微信群 凤凰国际平台登录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老鹰vs鹅 红包麻将两元 闲来宁夏麻将下载官方版 星悦福建麻将下载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丫丫陕西麻将官方版 德州麻将 如何开户 体育彩票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技巧 广东时时彩几分钟开奖 下载真人麻将手机版 卡五星规则 安徽波克麻将网址